年轮

转身回眸:香烟与嘴唇不再重逢

作者:梦雪    来源: 都市发现 2017-07-18

用错的爱来成长,用对的爱来绽放。说这话的筠,站在江南水乡的一座桥中央,左手抚摸着一根香烟,右手握着电话,正打给远在万里之外的我。捧着电话,听着筠在电话...


        用错的爱来成长,用对的爱来绽放。说这话的筠,站在江南水乡的一座桥中央,左手抚摸着一根香烟,右手握着电话,正打给远在万里之外的我。捧着电话,听着筠在电话中的浅浅低笑,可我似乎分明看见,香烟被一点点揉碎,眼泪从筠的眼中滴落。
        极力忍住心底的叹息,我轻轻问筠,何时归来。电话寂静无声,半晌,有叹息传来,还有,隐隐的哭泣声。很久很久,筠开口,雪,我已离开了那座城市,没有与他告别。
        捧着电话,我亦无言,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惟有沉默。
        爱上一个人,爱上一座城,可如果不爱了,是不是那座城市也不会再爱?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,因为那座城市有他,所以,筠说,没有告别,不说再见。
        这世界上,究竟有多少人,属于浅相遇,深相知,又有多少人知道,这世界上,究竟有多少情,是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,付出真情,却只能忧伤欢喜,黯然离别。
        偶然相遇,慢慢交往,深相知,然后分手。一如有人说,因陌生在一起,因深知而分手。很长时间我都在想,如果筠自私一些,爱得少一些,她和他,会不会长相厮守?可惜,我不知道,因为,筠在得知他有家庭有孩子后,就悄悄离开了那座有他的城市。
        我一直记得那个午后,我和筠坐在COSTA咖啡馆,筠告诉我关于她和他相遇相爱的故事,带着一脸幸福的红晕。
        筠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,筠站在阳台上正望着天空繁星点点,而他,坐在对面的阳台上抽烟,两人眼光不期而遇,双眸对视之下,彼此嘴角轻扬。那一晚,星星特别多特别亮。
        筠喜欢坐在窗台上,关掉房间所有的灯,打开音乐,看窗外幽深的夜空。而他,没有关窗的习惯,于是,筠在收回目光的时候,就可以看到他坐在电脑面前,一边抽烟一边认真工作的样子。筠说,那时候他的神态,就是她心目中极喜欢的男人样子。我记得我也一阵神往,随着筠的叙述,我能想像,一个高大俊雅的男人,在认真工作时的样子,那该是一幅怎样的画面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,两人在阳台相遇的时间多了,自然就熟悉了,两人站在各自的阳台上一边抽烟一边聊天。于是,彼此都知道了对方的很多事情,包括爱好和两人爱抽的那些烟。筠说,他的烟经常换,但有一种烟他一直偏爱,很凑巧,筠也经常换烟,但却也偏爱那种烟。
        你说,有些人的相遇,是不是命中注定,筠在电话中问我。我点点头,轻轻地叹息一声,我没有告诉筠,有些相遇太美好,美好得让人恍惚。就如现在,我仿佛看见,筠站在江南水乡,走过绿杨深浅的小巷。幽深的小巷遮不住三白酒坊的陈酿,风里浮动着酒香,泛澜的相思已醉在素白色的清洌,岁月的重量在阳光下细细称量,远行的归人却守望无期。
        筠和他开始了甜蜜的相恋,他开始带着筠参加朋友们的聚会,筠满心欢喜,很快与他的朋友们都打成了一片,却无意中知道了他从没有提过的一件事,原来他有家庭还有一个孩子。那一刻的筠,心像被掏空一样,轻飘飘地如一个没有魂魄的孤魂野鬼,脸色惨白眼神呆滞。很快,他也发觉了筠的异样,但,没有任何解释,只是紧紧地拥抱着筠,深深地注视着筠,眸光里有着深深的痛。
        那一晚,暗夜幽深,筠坐在窗台,室内漆黑一片,看着他坐在阳台一角,烟雾弥漫,双眸望着她的窗台,一动未动。聪明如他,怎能不知她的心思,只是他没有想到,她会决绝地离开这座城市,没有任何告别。
        筠,你知道吗,他曾陪着你一起看过蓝天白云,看过青山绿水,看过朝阳升起夕阳坠落。你们曾相拥着途经生命的丰盈,浅吟人生的璀璨,那些时光带着温暖穿越了彼此的灵魂。那么,就用错的爱来成长,用对的爱来绽放。电话挂断之际,我轻轻对筠说。
       (本站特约作家梦雪,曾经的中国新闻记者,现今在美国的普通留学生,一个行走在路上的小女人,追求简单纯粹的生活。出版了散文集《落花人独立》,小说《军嫂离婚日记》。欢迎关注公众号:梦雪微记)



 

本站原创或作者授权发布的文章,未经本站或作者允许,请勿转载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相关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本站图文有涉及侵权问题,请及时联系本站处理,联系QQ:22674412。

相关文章
  • 花瓶到极致:那些爱情偷偷溜去放假的日

    花瓶到极致:那些爱情偷偷溜去放假的日

  • 傻白甜与白马王子的爱情真相

    傻白甜与白马王子的爱情真相

  • 如果哪天我放弃了,是因为你的不在乎

    如果哪天我放弃了,是因为你的不在乎

  • 爱情故事:来自民国的那些爱情从未老去

    爱情故事:来自民国的那些爱情从未老去